玺郡

为何人类的痛苦和喜悦都无法相通

新版本丑死了

【三日鹤】三日月宗近的年度总结


一个很短很短的甜到齁的我流爷鹤

模板属于网易云音乐
三日鹤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_

这一年里 你一共出阵了143次

你热衷的战斗方式成谜 但你最喜欢追逐着白色的方向

你热爱分享 他的脑海里藏着你的很多回忆

_

2017年 你口中提到最多的词是“鹤”
“鹤,等等我。”
“哦呀我也很喜欢鹤呢。”
“请问你有见到鹤在哪里吗?”

_

2月4日大概是很特别的一天
这一天里
你魂不守舍频繁的出入手入室
反复握紧他苍白的手9次

_

7月8日
这一天你睡得很晚
2时3分还端正地坐在门口默默守望
那一刻他为了不让你担心急忙赶回到你身边

_

这一年 你有67天
深夜12点后
仍凝视着他熟睡的脸庞

睡不着的夜晚
还有他喃喃的梦语为伴

_

在你的审美品味中
也藏着少女的一面
有些透白晶莹的小东西
在今年你一共收集了45次

_

这一年 有62天他入你梦际
在所有熟悉的感觉里
他还在你心底 你对他永远专一

_

还记得他亲手为你学做的那碗汤豆腐吗
你曾经很喜欢
但自从他被烫伤后你就再也没让他出入过厨房

_

“三日月”是你的年度关键词
共听了6986次 其中来自
鹤丸国永3012次
小狐丸781次
审神者402次
……

_

这一年
你有712个小时
沉浸在内番中身为搭档的他给你的温柔乡中
温柔阳光的呵护
空气都变得甜腻

_

2017年 这些是你的最爱
“鹤丸国永”
“白色”
“恶作剧”

_

【三日鹤】扒一扒我本丸的一对狗男男(二)

 扒一扒我本丸的一对狗男男(一)

-

    同事们你们好,还是我,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审神者玺郡。现世已经是深冬了,在本丸里我便没有再让空气变得如此寒冷。更换了春日景趣的本丸格外美丽,小短刀们纷纷在院子里嬉闹,而我却始终没打起精神来。

    我怎么就没发现这其中的猫腻儿呢?后来我仔细想想,仿佛找寻到了被自己选择性遗忘的事情。例如上次三日月出阵回来受了重伤鹤丸急切的一晚没睡的样子,上个月看着鹤丸陪短刀们在院子里做游戏时深情凝视的蓝色月眸,两个人一起内番向来+0的事实……或许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吧。

    但上次那件事过去之后,我开始一看见我本丸里的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离的近一点我都浑身上下起不良反应,是的我一直笑不出来,连光忠的特制点心牡丹饼和长谷部的胃疼表情都治不了我这臭毛病。

    我对鲁迅名言的真实性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躲着他们的,我只是暂时还有些不太适应,不管怎么说都要给我时间接受我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了的事实吧,但是鹤丸终究是我最宠爱的小天使,还是买了一堆他最爱吃的小零食来安慰我了。

    虽然用的是我的钱,进的是他的嘴。

    我佯装一股子气的不得了的气势问他和三日月是怎么回事,鹤丸耳尖发红,金色的瞳孔无辜的眨了眨,平常大大咧咧的吓这个吓那个的这时候却像个陷入恋爱的小姑娘一样,那思考的小样好像我把他怎么地了似的。我倒是想把他怎么地了,但我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子啊,我觉得三日月宗近就是让我先跑三十九米,我也难逃一死。

    我原本以为他就要这样子一直下去直到地老天荒的时候,他开了口。

    “就是和他相处的每一天,都很快乐,那种感觉是谁都不能给我的。”

    哈?是他石乐志的样子逗笑你了吗?

    “有他在旁边就很安心。”

    有刀罩着恶作剧不怕报复的那种安心吗?

    “即使拥有天下五剑的威名,三日月还是那样的温柔呢。”

    怕不是就对你温柔吧?隔壁小狐丸被他气得毛都掉没了好伐?

    我总结了一下,就是满口骚话。

    鹤丸国永,你是真的皮。

    可我还是越听脸越绿。看来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喽?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鹤丸一改刚才的样子发挥他死皮赖脸撒娇还不会让人讨厌的架势晃着我的上半身,嘴里嚼着薯片含糊不清的极其有诚意的向我道歉:“主人,那天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啦……”

    从来没有享受过惊吓老鹤如此近身的待遇,我鬼迷心窍春心荡漾刚要反过来说没事没事婶婶还是最爱你了的时候,我觉得事情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鹤丸果然没让我白白瞎想:“不然我一定不会那么直接的随意说实话的!”

    冷静,冷静。你最喜欢你的鹤丸小天使了不是吗?这点考验都受不了吗?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不,我并没有生气哦……”好不容易有了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要想让我原谅你,鹤球你要答应我件事哦。”

    还没来得及反驳鹤球的称呼,鹤丸非常拥有千岁老人优雅风范的,爽快的拒绝了我。

    在我一个月马当番这种威逼利诱之下,他总算无奈的点了点头。

    同事们你们知道看见鹤丸极其勉强的样子我有多伤心吗?你们不知道,因为我不伤心,反正他答应了。毕竟我平常对他那么好,什么时候见我为难过他呢?居然摆出这幅为难的表情。

    到底是我审神者不够骚了还是你鹤丸国永要求高了?

    其实我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一直以来小小的私心罢了,于是魔爪向抽屉里珍藏的兔耳。

    事先说明我此时并不知道鹤丸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私自来找我导致某失智老人急切寻求的事情,不然我不会作大死。

    鹤丸在我期待的星星眼下带上兔耳,就在一个白白嫩嫩的鹤兔出现在我面前,我刚刚要伸手摸摸我梦寐以求的兔耳play的鹤球时,一声“鹤”,我屋子里的门被三日月猛地打开,我的手就这样尴尬的停在了摸鹤兔脑袋的半空中。

    别以为你有鸟海浩辅的声音你就能为所欲为了,连进屋都不敲门了。

    但三日月宗近现在正在微笑的看着我,看了看鹤丸带着兔耳一脸羞涩的表情之后,他更是笑得眼睛都没了,笑得手上青筋都爆出来了。

    本来我觉得我药丸,但他这高兴的样子我觉得我还能拯救一下。

    但他拔刀的架势让我觉得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呵,这就是男人。

或许是tbc

还是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三日鹤】扒一扒我本丸的一对狗男男(一)

    如题。

    同事们你们好,是这样的,自打我前两年接受了时之政府的委托成为我本丸里的一名身审神者,我便以打造良好的本丸环境氛围为己任,扛起战胜时间溯行军这个艰巨的任务。本来可以实现让我的本丸拥有良好的氛围,如果没有那两把平安老刀的话。

    官话不多说。我知道你们好奇的可能是标题上所言,是的,我本丸里的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是一对。

    其实说实在的,我也知道可能你们每个审神者都有那么一把自己最喜欢的刀。不怕你们笑话,我最喜欢的是鹤丸,而且还是那种想做一些羞羞的事的喜欢,我本以为慢慢来,我就这样陪着他,早晚会有一天我能成功的,隔壁审神者和她家长谷部过得不就很是自在吗?可我千防万防没防过三日月那个老流氓。

    不,别和我说天下五剑中的最美啊眼睛里有月亮啊什么的,我不听。鹤多好啊,软软萌萌白白嫩嫩的,劲瘦挺拔的身姿简直像个神仙一样……

    什么?你们叫我停?不,别和鹤厨讲道理。

    理智?我没有呢。

    我不管鹤丸国永世界第一可爱。

    好吧,进入正题。我知道他们的事实锤实际上是因为前几天,光忠做了一些甜点,我一直想着鹤或许会爱吃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去跟自己喜欢的人分享,兴许能刷一下好感度也不一定呢。

    我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光带闪电来到伊达组所在的几个房间,熟悉地来到鹤丸的房间,或许是因为太兴奋,连门都没敲直接擅自闯了进去。

    然后我是真的被吓到了,不是说因为他没穿衣服啊或是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恶作剧。而是我真的万万没想到三日月宗近会在鹤丸的房间里,更没想到我心心念着的惊吓老人正安逸的躺在三日月的腿上睡着,美色误人,我的视线一开始就落在他粉嫩的嘴唇上,脸庞的发丝自然垂下,遮住了一大半的风景,即使如此他也是最好看的……啊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因为一股黑压压的寒气要逼到我眼珠子里了。

    我再抬头看向三日月宗近,好家伙,这老东西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好看的眼睛竟然仿佛是要吃了我,我不就是差点没把鹤丸搞醒吗?这么可怕的吗?难道这就是你们常说的“黑爷”?

    虽然我内心戏很足,但表面看来只是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将手里的点心放下,极其自然的对着他们坐下了而已。

    或许是三日月见我没有离开的意思,也不像是要叫醒在他腿上缩成一个团子的鹤丸,便直接无视了我的存在,又垂下头眯眼看着鹤丸的睡脸,还把手轻轻地搭在他脸旁,温柔的像是能挤出水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瞪我的死样子。

    他把一直挡住鹤丸脸上的头发挽在耳后,不知道是不是视线太暗导致我没有看清楚,鹤丸的嘴唇红红肿肿的,在白皙的脸蛋上格外显眼,向下看去精致的锁骨上还有粉色的吻痕若隐若现。

    我看了看三日月又看了看鹤丸,看了看鹤丸又看了看三日月,好像三日月的嘴也有点肿啊?

    怪不得,我之前就觉得他俩总黏在一起不对劲,现在现实更是给我一个重重的打击,三日月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这下子好了,我失恋了。

    我当时觉得我贼委屈。

    到底是谁先看上鹤丸的啊?到底是谁更喜欢鹤丸的啊?到底是谁能真正给鹤丸带来幸福的啊?

    我仔细的想了一想,觉得结果是三日月。

    同事们,我居然输给了一个老头子,虽然论美貌我是比不上他的,但我是不会让他就这样顺风顺水的得到鹤丸的。

    于是我决定我要在挑衅三日月宗近生气的边缘试探。

    但实际上我也就是心情不好作一作,不会挑起什么大的幺蛾子,只要鹤丸喜欢,我怎样都好。

    我就这样处于敌不动我不动的样子坐了半天,我腿都麻了,换了好几个姿势,三日月那老家伙居然一动不动,就这样乖乖的做抱枕,正当我觉得他老腿可能要废的时候,鹤丸白色的小脑袋动了动,好像撒娇一样的又在三日月的腿根处蹭了蹭,然后闹够了噘着嘴坐了起来,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

    我发现三日月宗近还真是厉害,天下五剑不是白叫的,我很明显的看到刚才他被蹭的时候表情变了变,却在鹤丸转头看向他的时候收了回去,还是往常一样的慈爱的笑容。

    我顿时笑开了花,我管他是腿麻了还是起了反应,总之看他吃瘪就是爽。

    鹤丸听到我的笑声才注意到我也在房间里,很快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向我打了招呼。我立马向前蹭了几下,向他招手:“鹤球你过来一下啦。”

    “啊啊,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球儿了,真是的。”他表面不情不愿,却还是扒开三日月在他腰上揩油的手,过来我这里。

    所以说不管什么情况,看三日月吃瘪的样子就是爽啊。

    没等三日月说话,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抓上了鹤丸的手,三日月黑黑的气场立马把我包围,我鼓了鼓气没理会,硬是憋出了一幅伤心的样子。

    或许是被我这副样子吓到了,鹤丸立马收起打哈哈的姿态,坐直了身子:“怎么了?”

    “鹤,我都这把岁数了,还没男朋友,怎么办啊?你娶我好不好啊?”

    我就是开个玩笑,毕竟真的和三日月抢男朋友我是不敢的。但我完全没想到鹤丸认真的甩开了我的手,往后靠了一下,被三日月顺势搂进怀里。

    “不行!你没男人要我可有啊!”
    
     呵,男人。

    以上,来自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审神者玺郡。


-

扒一扒我本丸的一对狗男男(二)


前生今世。


01 前生

    风神如名,传说为曾救人之命颇有功德的神明,于多度明神宫殿其别殿中被祭祀。
    高伊势桑名八公里香取一带的暖风抚弄着人们的脸颊。
    风神大人有许多信徒,他们在山上的一朵云淡然飘过的时候,在江边的一条鱼纵情游过的时候,在村口石碑旁的柳枝飘扬的时候,聚集在神社里,祈求风神保佑村子风调雨顺,村民衣食无忧。
    神社越是热闹非凡,风神的灵气就越稳定。

    有一年大雨延绵,河川泛滥,天灾一般地,村落间频频爆发洪水,妇女儿童无助的嚎哭,健壮的村民甚至爬上树去呼喊。风水连天,将他们的声音覆盖,或者说,他们的呼救并无人回应罢了。
    不只是天公作美,还是那夜的风竟是顶水大作,并无多久潮水皆退,村民们得了救,欢呼声充斥着整个山村,虽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风救了他们,但没有人见过风神的影子。
    或许是老天爷开了眼,他们如是想着。
   
    如愿得到了美满生活的人们啊,依旧快乐着。没有碎了心愿的人们啊,渐渐抱怨起了风神。
    最后幸福的人淡忘了,不幸的人只顾着不幸。
    神社里腐烂的尘埃物是人非。
    香取再无人寻。
    神社早就不见了,不只是作了哪家的房屋,因为那位大人啊,早就已经不在了。

    有那么一个神明为了拯救他的子民,失去了一只眼睛,堕落为妖,与黑暗为伴,神社已不复存在。
    据说沉默寡言的风神啊,即使深陷于此,也想庇护他的子民安康。
    村庄的规模愈发宏大,一代又一代人共同度过了百年风光,一切似乎是如了愿。

    风神?你说的是谁呢?

02 今世

    “一目连大人来了!”
    惊动平安京的阴阳师召唤出传闻中的风神,作为助其一臂之力的式神,只是有小式神高兴地玩弄大人身后的那条小龙,有的却只是沉默的看着而已。
    “神被贬为妖物,必然是做了不可饶恕的罪恶,大人何必要留他在府邸里呢?”
    阴阳师大人责备蜜虫的无礼,便离开了。

    小式神们谈论着新来的一目连大人整天都在想什么呢,只是静坐在树下,温柔的目光停留在庭院的小溪,也并没有随阴阳师大人出战过……
    人们听说京都的阴阳师大人收留了暗堕的妖怪,纷纷抱怨起来,不满的人多了,竟是有人找上了门,要求阴阳师赶走那个不知哪里来的风神。
    一目连似乎越来越沉默,但他仅剩的一只绿眸仍旧温柔似水,他静静地抚摸着跟随他几百年的龙,似乎在诉说着抱歉。
    对不起了,似乎又要和我一起奔波。
    新来的一目连大人离开了。

    阴阳师大人忙完这码事,回了院子,竟然再见不到那个大人的身影,禁不住掩面闭眼,不知在想着什么。
    庭院里的小式神们都长大了,在他们的回忆里有一个温柔的身影,他们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每每梦到那粉色的发丝就会很安心。
    似乎只要有他在,他们就会永远无忧无虑的。

    “我知道他不是妖怪,也不是神明……但那个大人,我又没能好好的保护他……”
    “我永远也忘不了,也不想离开这里,因为啊,这里哪怕有一点点,有他的气息。”
    “我总是会想起来,在他来到这里的那一天,他的目光渗透着快乐与温和,但我没能留住他……”
    我啊,在想。他粉色的柔软的发之下,美丽的脸模糊在晨光中,披着轻纱缓缓走过来时的路。他的一只眼睛是空洞无光的,但他的另一只眼睛饱含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但我啊,不记得他是谁了。
   
    岁月拂过了山空。
    他是谁呢,他有做过什么。
    谁又对他做了什么。

END.

没打草稿
也没什么内容
我只是有点难过 而已

藻哥也真是惨,媳妇死了孩子死了,自己造的雪人要跟自己拼40米长刀,孩子的眼睛还被人挖了。mmp玩个锤子

原来我的刀男是存在懒癌的qaq
高数上无聊的要死肝e3出的时候一脸懵逼
我爱高数🙃
可我e3仍旧没沟完
求大佬沟左下角的配置😂

【野润】玫瑰和你


说好的求婚梗 多是大辅视角
只是一个略短的甜饼 不掺玻璃
日子真的过成这样会多好
冷圈自产粮 请不要上升到真人
ooc还是我的 今天的我还是语无伦次
好无聊啊好想把junjun亲亲抱抱举高高

STA.

     01.
    小野大辅是个浪漫的家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朋友同事似乎都是这样认为的,温柔体贴的人自然浪漫,连他自己都要接受了这个设定。
    只有一个福山三岁不能再多的熊孩子知道这个词或许不太适合他,但那又怎样呢?
    不论是配音的工作,还是见面会的行程,又或者专辑的拍摄,时而会碰在一起,时而分隔甚远,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人在一起已是再不能自然的事情,直到他们都是四十多岁的大叔了。
    尽管岁月似乎不舍得在他们的脸上留下太多时间的印痕,但小野大辅不得不承认,他拖不下去太久,他想,就这样永远在一起吧。
    他总会在清晨的朝露落在绿叶时,午后的黄昏印在道路两旁时,夜晚的星辰高挂着所有人的梦想时,想起他的爱人。
    有什么理由能让两个男人顶住世俗的眼光走一条似乎不是很慎重的道路一直到头。
    他们有一间共同居住的公寓,一个会做饭,一个会持家。
    他们有着共同的职业,能在疲惫的夜晚交换一个温暖的拥抱。
    他们拥有隐匿于森罗万象的世界中对彼此的依赖。
    似乎并没有不在一起的理由。
    所以我这个笨蛋是在考虑什么呢?小野大辅在又一个聚会的餐桌上,酒杯狠狠地摔在桌角,脸上浮现着一个遁入空门却又看破红尘的表情,求婚吧!OnoD!
    庆功宴同桌的声优们见证小野前辈从傻笑到凝视到纠结最后恍然大悟的表情,只当看着前辈可能在逗人开心,一味称赞着这个人的好,却不知道这个人刚在心里做了个多大的决定。

     02.
    福山润是个容易满足的家伙。
    尽管见面会上专业砸场,偶尔的小安静确实让人看了就喜欢,这么快乐的熊孩子,谁不愿意宠着呢?
    他有一个宠熊孩子团团长般的爱人。
    他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哪怕没有与全世界公布的勇气。
    他们之间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甜言蜜语,更不存在承诺。毕竟大千世界,诺言多么的不堪一击。
    他总会在和病友们大闹一场后的闲暇时,想起他们刚在一起时的样子,又闹又笑,甚至没个恋爱的样子,但就是那么喜欢那么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本以为生活会这样耗下去,直到现在,福山润心安理得的享受小野大辅式马杀鸡,今天一直吞吞吐吐犹犹豫豫宁宁捏捏的小野先生总算在自己的紧张声中开了口。
    “jun,我,我有事情想和你说……”
    “怎么了,你要说什么?”
    他一直没有给过他承诺又在耗费他的青春,可润还是和自己耗着,从未有过不满,越想越觉得愧疚,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
    福山润看着小野大辅换上了一副要道歉的样子,也不禁紧张了起来。
    小野大辅在脑子里过了又过,最后还是认为自己说不出也不适合本不应该从自己嘴里说出的酸词,于是叹了口气,选取最简单的方式。
    心情也放松了不少呢。
    “和我结婚吧,福山润先生。”怀里的身躯明显一僵。
    福山润虽然意想不到,但却并不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实性,一向厚脸皮的样子此刻全都施展不来,竟是一下子把变红变烫的脸埋在了此刻正在向他或许可以说是求婚的对象怀里,选择不正脸相对视,脑海里什么词汇都没有。
    两个人在一起确实很久,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小野大辅似乎并没有料到润会直接害羞到把头都埋在他胸口,明明该做过的都已经做过了,下意识的回抱住他的腰以免他撞到茶几上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情况他也免了紧张的情绪。
    怀里闷闷的声音传来。
    “小野先生这是求婚?居然什么都不准备的嘛?”
    “不想擅自主张,想和你一起讨论结婚的事情呢。”
    “戒指呢?”
    “当然是你来挑我来买,所以你这是答应了?不许反悔哦。”
    “什么啊,居然红酒牛排鲜花餐厅下跪什么都没有……”
    “你想要什么我都做。”
    “我才不要,好蠢。”
    福山润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眼眶的热度,撒娇一样的喃喃出声:“我以为你不会在意结不结婚什么的,明明我也没有在意的。”
    “就是因为觉得你不会在意所以我才要更在意一些吧。”
    “D大叔,我们这算不算是黄昏恋啊。”
    “胡说什么呢你。”
    福山润一直没有抬起头看着小野大辅,只是始终靠着他的胸口,手紧握着他可怜巴巴的白衬衫,没有再出声。
    小野大辅也由着福山润耍着小性子,满足他藏起来的小小自尊与任性,假装没有感受到来自胸口温暖的湿意。

     03.
    小野大辅从来都不是一个浪漫的家伙,但他认真并拥有爱的权利。
    所以福山润一如既往地爱着这个笨拙的男人,哪怕他偶尔不善言辞。
    福山润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家伙,但他为了对方忍住全部的任性。
    所以小野大辅由始至终地爱着这个可爱的男人,哪怕他有时疯疯癫癫。
    虽然福山润浑浑噩噩的度过生命中一个似乎很重要的日子,虽然在这一天没有浪漫与誓言,却让他每每想起就想哭泣。
    希望未来也一样,没有玫瑰,但有你。

FIN.

很着急就不改了
读着有别扭的地方我也没办法
因为我是渣渣

灯姐凑了两个月
她真好看啊啊
然后
又失去了动力
安安静静的咸鱼了

【野润】同居三十题16~20(fin)

我要把你们的润野思想全部扼杀扼杀扼杀
来跟我喊
DJ大法好
大辅属于你们 润润属于我
OOC也属于我

sta.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福山润毫不掩饰自己赤裸裸看向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小野大辅,不得不承认即使到了大叔的年龄心中的小鹿还会到处乱撞。
    但自家傻男人刚刚出浴的样子的确是让人心动极了,如果忽略他脸上浮现出十四松标志的傻笑的话就更好了,福山润如是想着。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福山润坐在录音室外的休息座椅上,因为他的同居人小野大辅刻意打电话来让他下了班就在原地等着,他等的有点不耐烦,无聊地翻着脸书,突然被人从背后蒙住了眼睛,哦对了,还把鼻子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猜猜我是谁~”
    “OnoD你很无聊哦?”
    “jun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叫我在这等你的而且还有谁会对我这么亲密你自己心里还没点b数?
    咳咳,人设崩了……
    “今天是刚好和润在一起的第一年呦。”小野大辅见润没回声,若无其事得回答道:“我订了餐厅,走吧!”
    “真亏你记得……”福山润偏过头,想默默隐藏住自己感动的表情。
    恋人心照不宣。
    两人若无其事的打算过个看起来正常也的确正常无比的纪念日。

18 接对方回家&19 离家出走

    小野大辅难得的散发着冷气压,脸上恨不得就写着“我很生气不要惹我”。
    这一现象让录音室其他声优大跌眼镜,拜托这可是老好人小野大辅诶,他会生气太不正常了吧。
    平常人看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原因,只是小野大辅的同居恋人擅自回了家。
    怎么能不奇怪呢,小野大辅心里很难受,两个人昨天刚吵过架,而且福山润自从二人同居以来便很少回去了,这次竟是一声不响的离开,让自己委屈又生气。
    这头福山润也是后悔起来了,本来没什么事,自己一赌气就回了家,清醒过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自己在录音室看见自家男人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只有在看见自己的时候有点委屈的情绪在里面,更让福山润觉得自己做了天杀的坏事。
    一天都保持冷状态的小野大辅趁下班的时机把润堵在他家门口,只是轻言一句。
    “回家。”
    福山润正陷于想回去道歉又看见自己想道歉的对象竟然来找上门来的状态,也不顾小野大辅以平常不同的强硬语气吻了上去。
    “今天在我这里睡吧。”
    所以说啊,言语理不清道不明的所有事情,就用身体来处理好了
    当第二天cv和staff们看见Onod一脸神清气爽面露傻气地走进录音室,神谷浩史等人觉得昨天可能是看见了假的小野·正经·高冷·大辅。

20 一个惊喜

    除夕,刚吃完晚餐的小野大辅有些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恋人回老家过年,家中就剩他自己,即便是开着电视搂着丸子润吃着最喜欢那家店的外卖,不免还是有些不自在。
    啊啊,果然有他的房子才能算是家啊。
    或许有些和隔壁的欢声笑语赌气一般吧,三岁的小野·委屈·大辅把电视音量默默开到最大,试图让声音充斥整个空间,好像就能祛除寂寞。
    或许又过了许久,当昏昏欲睡的小野大辅感觉到身旁震动的手机时,他才反应过来他居然错过了十来个自家笨蛋的电话,遭了,他急忙把电视关了摁了接听键。
    “小野大辅你这个呆瓜我忘带钥匙了快给我开门!”同时敲门声也从玄关传来。
    他鞋都没有来得及穿便匆忙开了门。
    “哈?小野大辅你怕不是个傻子,电视开那么大声我在门外都听得到你居然还会睡着?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定外卖不健康你当耳边风了?我走了不到两天你又给丸子吃章鱼烧它胖成什么样子了?我着急回来陪你你居然以自己在家好寂寞的睡着了为由让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不接还把我关在门外挨冻!喂你有在听吗?...算了,外卖扔掉我现在去给你做饭你等一下……”
    明明自己也是笨蛋的熊孩子继承职业特点唠唠叨叨着好像还说了很多,可小野大辅被骂的仿佛很高兴一样,因为这是于他来说,最好的惊喜。

强行END。

有人写求婚吗有人吗我要看D求婚qaq
没人我就自己写了
自己的腿肉并不好吃啊求喂投